1. 首页
  2. 风水堪舆

商洛市风水浅议

商洛市风水浅议

简单讲,商洛城的风水可用一句话来概括:百里结穴,仙鹤点水,龙凤呈祥。

一、卦象风水

从易经八卦研究,商洛古今卦象应该是个乾卦:“潜龙在渊”、“见龙在田”、“飞龙在天”……。“四皓”隐居,秦二世出逃秦王山,王蟒追刘秀,朱元璋放牧,李自成兵败蓄养,三支工农红军被困,李先念养伤,彭真文革被贬。飞龙在田—–仓颉造字,卫鞅封地,汉武帝“高车岭”迎接“商山四皓”,武则天号令修建行宫—-大云寺。见龙在田—–帝舜见契助禹治水有功封于商,帝子昆孙商高封于商,卫鞅改革强秦,“四皓”出山佐汉室,红二十五军经商洛达到延安,李先念率部冲出商山进军中原,彭真文革中下放商洛回京后升任委员长。改革开放以来,胡耀帮、江泽民、温家宝先后来到这里视察。

商洛市府所在地州城,是块山间盆地,四面环山,中间一岭,形如仙鹤。历代商洛官府均设在城北的金凤山下,座北面南,商县衙门一直设立在城南。州府县衙乾坤有序。其左为自来水公司、其右为商洛军分区,其南莲湖低洼为公安局及看守所,水雷屯(坎上震下),很适合关押人犯。符合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中央厚土的风水布局。州城的气口主流有西边的南秦川和二龙山,东边有东龙山的气口,龟山和金凤山为回漩气流,使主城区恰好沐浴在和煦的春风里,又有丹水充盈,藏风得水,虎踞龙盘。从传统风水角度看,自然山脉的结穴点是非常有规律的,从起祖点到结穴点的距离,和结穴点到水口的距离相等,起祖点到水口的距离为山脉结穴局,按照山脉结穴局的大小可以分为千里局、百里局、十里局;风水学上讲:百里局就可以出皇帝,十里局出县长,五十里局出部长,千里局出跨世纪人材。如:释迦牟尼,系喜马拉雅山山脉结穴,落在尼泊尔境内,被释迦牟尼的祖先所得;毛泽东的家乡,是金竹山起祖,结穴于韶山,其间距180公里,毛泽东家祖坟结穴局360公里,诞生和造就出一个中国开国领袖;因此,结穴局越大,成就就越大。商州由西北向东南分别是秦岭主脊、蟒岭、流岭、鹃岭、郧西大梁和新开岭五条主要山脉,结穴局于母山—–秦岭王山的东方,三条清澈的丹江、乳河、楚水汇集于此,丹江北流发源于秦岭山区的黑龙口,汇火神庙、龙王庙之水入州城结穴;丹江南流的乳河发源于母山—-秦王山、鸡冠岭之北的林岔河、寺沟河、大水岔河、赤水峪河、九千岔河,汇楚水—-松树嘴河、杨峪沟河、三十里铺河结穴于州城东南,并称丹江,出东龙山直流丹凤县凤冠山,拐头东南方月日潭结穴局,然后调头南下,至竹林关再出陕境流向东方入湖北老河口。西百余里有凤凰镇结穴,金钱河入楚界。北有洛南县兑山结穴、南有丰阳天竺山穴局,近有戴云山、龙山、龟山、金凤山、静泉山遥相呼应,一个显山露水,充满活力的风水宝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二、龙脉人脉

商洛市所在地商州,形如仙鹤,亦称“鹤城”。位于古都西安东南、秦岭南麓,秦岭主脊、蟒岭、流岭、鹃岭、郧西大梁和新开岭五条主要山脉,象五根粗壮的手指,由西北向东北、东南延伸拥抱着商州这块掌状山地,又如五条巨龙,守卫着这颗掌上明珠。若从飞机或高处鸟瞰,“一山夹两城”的独特地貌又酷似仙鹤将要飞翔。在州城的北方,神奇的洛水流向东北方向,汇入黄河,发源于秦岭南麓的丹江和从商州的母山—–秦王山涌出的乳水汇聚州城市区,北亚热带与南暖湿带的气候过渡,横跨长江、黄河两大水系,以及高山低谷的垂直差异,秦楚文化的交流融会,更是给这“魔掌”般的山地上蒙覆了神奇的面纱。在这条“名利之路”、“进贡之路”、“贬官之路”、“商贾之路”、“唐诗之路”旁边,面临商山丹水,就是名扬天下的“商洛郡”。浸润着文人的风骚,沉淀着官商的名利,千年修得好风水。
商洛曾是战国时期商鞅的封地,李自成屯兵养马、休养生息之处。三秦要塞武关,天下闻名。武周大云寺全国独一无二。洛南猿人遗址、商州东龙山夏代遗址,为全国考古新发现。明代修建的东龙山双塔与“龙山晓日”交相辉映。闻名省内外的清代“船帮会馆”建筑雕刻精美绝伦,其人物造型、楹联,至今无人破译。李自成屯兵养马的“闯王寨”依稀可见当年盛况。丹凤境内的“商鞅封邑”遗址尚存。“四皓”古陵曾是文官下轿、武将下马肃然恭拜之地。特定的地理位置形成了独特的山、洞、水自然风光。鲜明的喀斯特地貌特征,大自然的鬼斧神功,形成了发育完美以柞水为主的洛南、山阳溶洞群。这里钟乳林立、千姿百态,被誉为“北国奇观、西北一绝”;牛背梁国家级羚牛自然保护区是休闲度假的理想去处;新近开发的山阳月亮洞迁回百折,恍如地下迷宫。建设中的山阳天竺山森林公园,地处秦岭深处,奇峰幽谷,飞瀑清潭;商州的仙娥湖,水天一色,碧波万顷;静泉山八景美不胜收;丹江漂流惊险刺激,为西北首漂。

“鹤城”是块神奇的土地,演绎了一串串神奇的故事:像“契佐禹治水有功,帝舜封契于商”;卫鞅破魏,秦封之商於(音沃),号称商君;“商山四皓”出山助吕后扶太子,居功不受而隐居采芝;秦楚血刃、刘邦挥师、宋金鏖战、闯王屯兵;在周秦汉唐时期,商州为京几的东南门户,不仅是军事要塞,而且是我国西北地区通往东南诸地的交通要道。京城长安与江淮、江汉之间的交通往来,除大宗笨重之物由渭水、黄河漕运外,官民商旅往返于东川、黔中、岭南各地,大都利用商州驿路的捷近条件,包括向朝廷进贡的物品。使其成为“北通秦晋,南接吴楚”的水旱码头。当时的商州驿巨屋千家,百艇联樯,千蹄接踵,商贾云集,熙熙攘攘。商州驿路在当时全国驿路交通中占居第二位。

“商山路”作为京城通往东南方向的大都通衢,也成为官员贬谪升迁、学子赶考的交通要道,留下了各色人等心灵轨迹的不同文字记录,有“来亦一布衣,去亦一布衣。羞见关城吏,还从旧路归”的自嘲;有书写山川灵秀,讴歌民风田园的“风来花落帽,云过雨沾衣”胜境妙趣;有慷慨激越,感叹雄关漫道之艰辛,道出了“六百商於路,崎岖古共闻”,“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千古浩叹;有追忆往昔,为仕途奔走者的肺腑心声,引出“来往悲欢万里心,多从此路计浮沉”,“或名诱其心,或利牵其身”,“商山名利路,夜亦有行人”,那种得意之欢和失落之情尽现其中。而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东移,五代以来,这里逐渐地被边缘化而成为偏远山区,正是由于这里地处偏远,便历来为躲避战乱、躲避朝廷追杀、逃荒谋生各色人等的理想住所。李自成兵败在此养精蓄锐,闯王李自成屯兵14年,八进八出商洛山,推翻了明王朝;革命战争年代,曾有五支红军在此隐蔽,李先念在此养伤,之后逐鹿中原;文革时期彭真被贬,曾经在商州生活数年,后升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改革开放后,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江泽民,现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等曾来商洛体察民情、访贫问苦……给勤劳淳朴的商洛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精神财富和力量源泉。

商州是商洛市的中心城市,历史上商洛和商州两个名称曾经更叠互换,以至于现在外界有许多人也搞不清楚。在这块“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瘠薄土地上生活着质朴善良的商山儿女。风土人情兼北国之粗犷、融江南之灵秀,独特的区位优势孕育了秦楚文化与汉唐文化于一体的当代商州文化。在这个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上,曾经成就了踏上这块神奇之地的英雄豪杰们的帝王梦,也实现了走上这片红色热土的革命者为人民当家作主的宏伟理想。历史积淀伴随着鲜活人物的命运在商山洛水之间叠荡起伏,但“龙”的身影永不消逝。据史料记载,商洛先后曾有五十多位从这方宝地上走上了省部级显赫职位。

作者:江行舟

本文来自投稿,为作者原创,不代表之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nddy.net/6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cnddy@163.com

联系编辑:cnddyzx@163.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