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综合智慧

易理•乐理•医理

古今中外的理论与实践都证明:易理、乐理、医理,三者相通。其中任何一种理论或者实践的进展与突破,都可以促进与推动其他两项理论与实践的进展与突破。周易界与音乐界、医学界联合起来,将揭示出更多的易理、乐理、医理的奥秘精微,促进哲学、科学、艺术的发展。
Abstract:It has been proved in all ages from theory and practice that China Divinatory University, musical and medical theories are interrelated with one another. The development and breakthrough of the two of them are promoted by the other. The combination of China Divinatory University, musical and medical theories will discover more mysteries among them and advance the development of philosophy, science and art.
【关键词】易理;乐理;医理;五行;五音;六律

《周易》的思想理论在指导音乐养生疗疾上有着重要的影响和作用。自文王重卦,三爻重叠为六爻,各分阴阳,遂与十二律吕相对应。古人把音乐分为天籁、地籁和人籁。以天地之气发出的声音来解释,并规范出十二律吕音韵学。杨荫浏(1899~1984)《中国古代音乐史稿》指出:周代已有了七声音阶和十二律,且一个律就是一个半音,十二律就是十二个半音。

自古有“易医相通”的说法。张介宾(1563~1640)在《医易义》一书中引用〔唐〕孙思邈(581~682)“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的话,可以说明易与医的重要关系。阳主动,阴主静;动生火,静生水;动兴奋,静抑制;动强壮,静长寿。平上去入,各有其韵;上声为动,下声为静;重声为动,轻声为静;动则为泄,静则为补;补泄相兼,阴平阳秘;充气于脐,寿长体壮。《周易》的卦、爻辞中多次提及音乐,如“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周易•豫》)说明音乐不仅有表现情感的功能,还有祭祀上帝、祖先和宣扬、表彰功德的社会政治伦理功能。根据《周易》的理论,声音也可以成象——声象。《乐记》中指出:“声音,乐之象也。”听声音就可以判断病情。

由于人们生活在大自然之中,最先接受的娱乐内容必然是大自然的湖光山色,以及风涛倾耳、瀑布欢腾、虎啸猿啼、空山鸟语、蝉鸣蛙噪、潺潺溪水等优美的天然乐章,可以说是最原始的自然音乐了。人们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身心必然要与大自然的天然乐章相协调,如此天长日久地闻听自然音乐之美,能使他们的心境处在良好的状态之中。自然音乐发展到后来就形成了民间音乐和宫廷音乐,所谓《下里》《巴人》《阳春》《白雪》。

音乐用于疗疾养生,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吕氏春秋》记载:“昔葛天氏之民,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又曰:“昔阴康氏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气郁阏而滞着,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倡导之。”原始养生导引疗法中已兼有音乐治疗的内容。无论是自然的音响,还是人类创作的音乐,不仅能给人带来某种精神享受,而且与人的健康和寿命发生着密切的关系。古代帝王为了遣怀畅志,常以宫廷音乐来消除政务烦恼或康复情志疾病。金代医家张从正(1156~1228)认为音乐是一味良药,对于情志、精神的郁闷不舒所引起的疾病,只要不断给予“笙笛”一类的音乐“良药”,就能治愈。这说明音乐不仅能改善外部环境的美好气氛,也能调节人体的内心世界。

据史料记载,舜帝寿享110岁,其长寿之道,在于他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舜帝在位时,常和百姓一起歌唱、娱乐。他的乐队演奏《韶》乐的时候,不仅现场人士身心愉悦,而且引来鸟兽翩翩起舞。战国末期,魏文侯的乐师窦公年逾一百多岁,是因“自小失明,父母哀之,教习鼓琴”。窦公享年180岁。〔汉〕司马迁(前145~前87)也提出:“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畅精神而和正心。”(《史记•乐书》)〔战国〕公孙尼(生卒年不详)在《乐记》中说:“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物使之然也。”〔三国•魏〕嵇康(223~262)觉得音乐能“祛病纳正,宣和养气”。(《琴赞》)〔明〕张景岳(1563~1640)在《类经附翼》解释说:“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清〕吴尚先(1806~1886)《外治医说》:“七情之病,看花解闷,听曲消愁,有胜于服药者也。”

孔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历代先贤认为,音乐对身心能够起到多方面的调理作用。《黄帝内经》《乐记》《吕氏春秋》中都有音乐治疗养生的论述和例证。现代科学也发现了音乐治疗在现代科技和医学中的作用,更进一步拓宽了音乐医疗、养生、康复领域,而且在用音乐进行胎教、催产、增重、降压、益智、催眠、治病等方面取得了可喜的进展。正如美国莱歇文博士所说:“音乐和医学过去一直是,将来也仍然是不可分割的。”国内外的许多医院里都开设音乐治疗科。

《荀子•乐论》记载:“声音之象,鼓大丽(历),钟统实,磬廉制,竽、笙肃和,笕、龠发猛,埙、翁博,瑟易良,琴妇好,歌清尽,舞意天道兼。鼓,其乐之君邪!故鼓似天,钟似地,磬似水,笙、龠似星辰日月,鼗、祝、拊、椌、楬似万物。”“君子以钟鼓道志,以琴瑟乐心。动以干戚,饰以羽旄,从以箫管。故其清明像天,其广大像地,其俯仰周旋有似于四时。”用声音的高低和间程、乐段的次序,来象征“亲疏、贵贱、长幼、男女之理”,都是指音乐作用于听觉的象征作用。

《风鉴揭要》说:“木声高唱火声焦,和润金声最富饶,土语却如深瓮里,水声圆急韵飘飘。盖角声属木,圆长通彻;徵声属火,焦烈嘹亮;商声属金,坚劲和润;宫声属土,重大深厚;羽声属水,圆急嘹蔼。”就是说,角音的特点就是清亮悠畅,徵音的特点就是干脆激越,宫音的特点就是浑厚深沉,商音的特点就是响亮圆润,羽音的特点就是高亢清细。宫音低沉,羽音高亢。每个人的声音是有高低之分的,所谓嗓门高嗓门低,而且往往和人的性格有平行的关系,如憨厚的人声音往往也憨厚,急躁的人往往声音也火躁急切。

音乐对情绪的影响非常强烈。实验数据表明,高血压患者听一曲抒情的小提琴协奏曲,血压可下降10~20毫米汞柱。英国剑桥大学口腔医生用音乐替代麻醉药拔牙200多例,几乎人人不觉疼痛。随着科学的进步,又有人发明一种“音乐电疗法”。在单纯音乐疗法的基础上,把音乐信号转换成电流,用音乐转换成的与音乐同步的低、中频电流,通过穴位和经络作用于人体,以达到治疗的目的。音乐的治疗养生作用,从物理学角度分析,是声波对人体的影响。是声波使机体各器官的振动系统产生有益的共振,而实现机体各种频率节奏上的协调平衡,从而促使人的机体由有健康转向健康。从化学角度分析,当声波进入大脑时,可激发神经的兴奋部位,并通过神经体液的调节,促进那些有碍于健康的酶、激素等活性物质的分泌,从而改善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和消化系统的功能,而且还可改变人的精神状态,以达到健康的目的。

武侠小说中常有通过演奏乐器扰乱对方心灵,乃至震裂对方脏腑的描写,并不完全出于虚构。用某一种音频可以救人,用另一种音频就可以杀人。这一点也被现代科学证实并得以运用,医务人员却用轻音乐的声音频率为人治病,而特工人员用特殊的音频进行暗杀活动。在现实生活中,人们都能感觉到,听音乐是一种高雅的享受。一曲轻柔乐曲往往使人感觉身临其境;心旷神怡,消除疲劳,百病皆忘。然而,狂热刺激的音乐如同噪音,对健康反而有害。如果人长期热衷于近似疯狂的摇滚乐或喧嚣的“重金属”,听力就会下降,还会导致神经衰弱或者诱发胃溃疡等病症,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这些现象。实验数据表明,有人能听到银河系的悦耳之音,如果能够把宇宙自然的信息或宇宙之音用于人类生活和健康,定会创造音乐治疗的奇迹。目前运用较多的,是所谓的“六字真言”。

“六字真言”有多种说法:第一种说法:吹、呼、唏、呵、嘘、呬。《云笈七签》指出:“吐气六者,谓吹、呼、唏、呵、嘘、呬,皆出气也……吹以去热,呼以去风,唏以去烦,呵以下气,嘘以散滞,呬以解极。”华佗《服气吐纳六气篇》指出:“呬字——呬主肺,肺连五脏,受风即鼻塞,有疾作呬,吐纳治之;呵字——呵主心,心连舌、五脏,心热舌干,有疾作呵,吐纳治之;呼字——呼主脾,脾连唇,论云脾唇焦,有疾作呼,吐纳治之;嘘字——嘘主肝,肝连目,论云肝盛则目赤,有疾作嘘,吐纳治之;吹字——吹主肾,肾连耳,论云肾虚即耳聋,有疾作吹,吐纳治之;唏字——唏主三焦,有疾作唏,吐纳治之。”

《养性延命录•服气疗病篇》《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素问玄机原病式》《寿亲养老新书•太和玉轴六字气诀》《寿世保元•六字气诀》中均有论述。第二种说法:嗡、啊(ra)、巴、杂、那、的。佛家有咒语和真言。如:观音菩萨六字大明咒,即唵(weng)、么(ma)、呢(ni)、叭(bai)、咪(mei)、吽(hong);文殊菩萨真言,即嗡(weng)、啊(a)、(日阿)(ra)、巴(ba)、杂(za)、那(na)、的(di)。这几个字诵读起来,可以使气从百会沿中脉降到会阴。最后的“的”字读法是连续快读,如发电报时那种“的的的”的声音一样,一口气读到最后,即可感到会阴穴气的跳动。第三种说法:呵、丝、嘘、呼、吹、嘻。健身气功“易筋经”中的六字诀,呵为吞音对应心—火,呼为喉音对应脾—土,吹为唇音对应肾—水,嘘为牙音对应肝—木,丝为齿音对应肺—金。嘻对应三焦。若以治病为主要目的,应以五行相克的顺序习练:呵—丝—嘘—呼—吹—嘻。若以养生为主要目的则应近五行相生的顺序:嘘—呵—呼—丝—吹—嘻,或吹、呼、唏、呵、嘘、丝。

从声音对人体产生的某些调控作用中,还可以找到某些疾病的产生和生成过程。可以说,自然的声音是和谐有序的。当我们经常处在这种和谐有序的自然声音世界中时,对我们的身体也是有益的;当这种自然、和谐、有序的声音遭到破坏时,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人体疾病的发生,在其机体内在运动声音频率的变化上就可以找到预兆,而且同时还会发现,由于声音频率的变化而引起的颜色、气味、形态等变化,这些变化相辅相成,互相影响。我们可以从音频的变化规律中判断机体的内在疾病信息,因为机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带有整体的信息;无论哪个部分出了毛病,都会带来整体信息上的变化,是机体各个部分的正常运动共同奏响生命交响曲。

我们从《周易》的研究中得到启示:人体如同宇宙,是一个多元综合、对立统一的世界。我们从五音与五脏、六律与六腑的对应关系中,可以找到它们相生相克的客观规律;顺应这些规律,运用不同类型的音乐,调整人体与自然的关系,起到养生益寿的作用。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精通易学经典著作和基本原理,与当代医药科学相印证,才能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前进。

【参考文献】
[1]普凯元.音乐治疗原理[J].音乐艺术,1996,(3):71~73.
[2]高天.第一届音乐治疗训练班讲义[R].2000,1~4,8~10.
[3]王志远.高等医学院开展音乐治疗学初探[J].音乐治疗学科信息,2002,(6):38.
[4]侯建鹏.音乐有镇静作用──京城流行音乐止痛[N].北京青年报,2003-01-28(02).
[5]张鸿懿.中国音乐治疗实践与教育二十年[J].艺术教育,2003,(1):7~9.
[6]郑璇,徐建红,龚孝淑.音乐疗法的进展和应用现状[J].解放军护理杂志,2003,(7)42~43.
[7]沈靖.音乐治疗及其相关心理学研究述评[J].心理科学,2003,(1):176~177.

作者:张红星(沈阳音乐学院,辽宁 沈阳)

本文来自投稿,为作者原创,不代表之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nddy.net/49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cnddy@163.com

联系编辑:cnddyzx@163.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