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综合智慧

《道德经》与北斗七星

地球人很少不与宗教人士接触的,在下接触最多的是道教人士。曾试图了解各自的教义核心,个人认为:伊斯兰教的核心观点是“中道”,有一次在电视里见他们教中一位领导也如是说;儒教的教义核心是“中正,孝义和秩序”;耶稣教的核心是“担当”,你看耶稣为弟子担当责任,死罪不逃,活罪也不免,没有担当精神是办不到的;佛教的核心是“放下”,是“无”,色声香味触法,受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统统放下;道教的核心教义《道德经》主旨是奉献与和谐。要奉献,必须奋斗,要有大为大自在;要奉献必须节约;要和谐必须谦谦君子“不敢为天下先”,要奋斗必须要有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必须具备必要的社会条件。老子在《道德经》中以“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为核心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论述。

第一章 道的特殊性与多元性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老子一开篇就明确指出,他讲的道与其他的道是不同的。他不仅有一般道的共同性,更有不同于一般道的特殊性。本不应该用道来命名,由于语言的欠缺,人类思维的落后,勉强用道来命名,因而是强为之名曰道。

老子之伟大,在于《道德经》之伟大,《道德经》之伟大,在于短短五千言,让后人不知道要用多少个五千言来诠释,并且永远言犹未尽。

《道德经》没有西方古典哲学的那种逻辑性的严密和语言之思辨;
《道德经》没有佛学的那种身临其境的虚幻和浪漫;
《道德经》没有儒学那样的现实实用和直截了当;
《道德经》在老子生前死后的相当历史时期,没有儒学和佛学那样彰显。

可是,两千多年后的今天,老子之学《道德经》却赫然而显,走出国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道德经》被历代学者称为玄学。玄者,神迷之谓也,道之玄不仅有神迷性,更有像水和空气一样的无限可塑性,还有像水和空气一样的普遍适用性和不可或缺性,是物质但有精神,道是有思想的物质。老子在道德经中揭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道,并以玄喻道,以玄贯德。老子所讲的道,与同时代的哲学不同,其他哲学所讲的道,是作为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而提出的,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代称。老子所讲的道:是一种物质世界的未知物质,这种物质在天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象地之先”。天地万物是他生出来的;他的含义是多元的,不是一元的;他能够接收世界所有物质。生物和无生物的信息,并且根据各自的特性给以反馈,用自然的力量予以奖励和惩罚,他是有“思想”的物质。

历代学者,把《道德经》中的道解释为世界本源,对这一点在下一直不敢苟同,玄也一样,也是多元的,既有神秘莫测的念义,更有对事物的概括和抽象。因为道的特殊性,多元性,物质性,所以老子把自然现象归之于道,而不委之于神,老子将道认定为“惚兮愰,愰兮惚”的无机化的虚幻,而不是人格化意识的虚幻,《道德经》中没有人格化的神,在下认为:这才是老子伟大之所在。

现代,因老子的自然无为联想到了大工业带来的环境破坏,由道之玄想到了无线电波。科学发达如现代,我们还没有发现可以接收所有有生命和无生命的东西发出的信息,并作出物化的反应,老子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发现了;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明白大工业对环境的破坏,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发现了。所有一切,让我们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老子之伟大,《道德经》之伟大。

《道德经》中,老子将道作为多元概念,在讲述他的本质的时候,道这种未知物质不仅能接收各种信息,根据各自的特性给以反馈,并以自然的力量予以奖励和惩罚,把道作为世界统驭者来警示世人,从而达到规范世人的目的。这是老子道的概念(精神),同样玄也是一样。

道的多元,产生了多元的宇宙,产生了多元的世界,产生了多元的物质,也产生了多元的思想和学说,产生了多元的宗教和哲学。因为多元,就产生了对立与统一,就产生了事物的多角度看法,多种处理方法。但是,有一点就是有无是循环的,这就是今天人们已有共识的质能互换定律,善恶是对应的,互衬的,道是“公”性的,人是“私”性的。“道损而余而补不足”,是共赢思想,是“共同富裕”“共同进步”的路子,是和谐之路;人却不然,走的是“损不足而奉有余”的趋炎附势的矛盾制造激化再制造再激化的恶性循环之路。

道的无为而为,以水最为接近,所以老子讲水“几于道”,水处众生之所恶,为众生服务,绝不与众生争利。同样,空气也一样,这两样东西任何生命都离不开。但是,任何生命从来都没有尊重过他们,众生只知道向他们索取,对他们驱使破坏,难道是他们的力量不够大吗?不是的,人们将最厉害的灾害比作“洪水猛兽”,可见水的力量之大;空气呢,它要发起威来水也得供他驱使,飓风,海啸可使无数生灵毁于一旦。道还反对“自以为是”,做了一件事情后,沾沾自喜,夸夸其谈,无限吹嘘,不断拔高,试图以此去指导后来人,千万年的历史不停证明,没有一种学说是永恒的,也没有一种理论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唯有道的“和谐”可以。人们不停地妄想与实践主宰这样,主宰那样,主宰全世界,当全世界的老大,当地球的霸主。可是,没有一人一学成功过,今后也不行,永远不行,除道之外,什么理论也只能是“各领风骚数十年”,如此而已。原因在于多元的世界,需要多元的理论相互包容,互相借鉴,互相融合,才能平衡与和谐。谁要打破平衡与和谐,带来的一定是灾难。

道主张无为而为,前一个“为”是自我的“为私”,后一个“为”是社会的“为公”,所以,老子讲“我(上)无为(私)而民自化”,“侯王若能守,万物将自化”,也就是后来人们讲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也就是民间以前的“组看组,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所表达的思想。“圣人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万物将自宾”。(侯王)领导者若能无(私)为,而(民)无不为(公),人民的思想素质将得到提高(自化),国家和民族将有大为而强盛。

道主张为而不辞,时代在变化,过去的经验只能作为参考,千万不能陷入经验主义的泥坑。
道主张为而不持,功成而勿居,“功成身退,天之道”。反对天下是我打下来的,我理应子子孙孙永远坐天下,这便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劣根之所在,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家天下思想的劣根之所在,老子主要是无为(私)的思想理念,是大为(公)的天下为公,绝不是“无政府主义”和轮流坐庄的“异化民主”,因此老子反复讲“天下神器,不可与人”(国)邦之利器不可以借人,强调政权稳定是国家稳定的基础。
人们因有(私)为,往往背“道”而驰。

第二章  道的神秘性与科学性

人们是如何知道“道”的呢?是老子的五千言《道德经》。老子是如何知道“道”的呢?是他看(观)见的。“道”看得见吗?看不见的,老子是通过看(观)见到的事物修悟出来的。无数学者称《道德经》为哲学,几十年来我一直不以为尽然。

老子看见了什么呢?

老子“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的修悟,看到“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老子看见世间数不清(芸芸)的万事万物都要回到他的本来状态(根),回归本来状态叫作静,静是天道所归的命,天道所归的命叫作常(规律),知道万物归于常叫作明(白),认识不到万物最终归于常,抗常行事就会招来祸端(凶),知道了常这个概念的内涵(容),进而就知道了常的实质是公平,公道,能够公平公正对待天下万事万物,就能够得到天下万民的拥戴而成为管理天下的王。王顺天行事就可以得到天的庇佑,天是道所生,道是永恒的,合于天即合于道,所以按它行事终身(没身)都不会出现危险(殆)。

老子看到了道的公平公正,公的本源是道。作为统治者的王,应顺天行事,不能为私而背道而驰,背道而驰,以一己之(私)为行事的人和集团。他们的覆灭只是时间而已,用无(私)为的民族精英,去管理国家,国家一定会兴旺发达,因此,道认为(上)无为(私)而(民)大为(公)。用有为(私利)的人去管理国家,他们必然贪污腐败,中饱私囊,搞得民不聊生,民怨沸腾,后来的结果一定是身败名裂,人财两空,因此道主张“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反之必然“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道反对为(私)而辞,对成绩夸夸其谈,文过饰非,太作表面文章……人们只要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谁在台上讲得最漂亮,谁的工作一定做得差劲,谁在台上将廉正讲得唾沫横飞,他极有可能是个贪官。圣人处事为(公)而不争(功),因此,老子明确指出“信言不美,美言不(可)信。”“轻诺必寡信”,对人民开空头支票,一定失信于民。

道主张为(公)而不持,长而不(主)宰,这一点最为重要。历代革命者(造反者),在开始的时候,无不以“天下为公”为己任,称天下人为“兄弟姐妹”,成为统治者后,马上变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兄弟姐妹立即成了“子民”,稍不遂意“子民”立即变成“刁民”,当家作主的“主人翁”,变成了“老百姓”。

“人民”和“百姓”,这两个词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实质上它们有着本质的区别,“人民”的时代,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官员是“人民公仆”,“百姓”的时代,官员是百姓的爹娘,是人民的老爷,最小的官都是百姓的“父母官”,“人民”成了“百姓”后,成了官员的儿子和孙子。因此,官员们压迫剥削老百姓,欺压老百姓是“正常的事情”,时间一长,群众开始麻木,“官打民不羞”的思想慢慢泛滥,几千年的“官打民不羞”的思想养成了民族劣根性和奴性……

道是公平的,永远为公平而努力,让众生“和其光,同其尘,”将万事万物清楚的记录下来,“湛兮似或存”,对其中过分者施与奖惩,“挫其锐”以便“解其纷”,并反复告戒,一定要依道而行,过分作恶多端一定是“强梁者不得其死”,老子反复强调要将这些作为反面教材(吾将以为教父),认为道对所有人来讲都是宝贵的,是“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老子反复强调“天地(因)不自生,故能长生。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断的求得自身的超越,以水为例,指出“夫为不争,故无尤。”

老子告戒人们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若冬涉川”。

这些老子所言是怎么来的呢?是推测,臆想,还是胡说。他虽说是他看见的,显示了他的神秘性,同时也昭示了他的不可信,若果没有具体的事实基础,或者说科学核心,老子的《道德经》只能是胡说。

老子是绝对不会欺骗我们的,几千年来他的科学性,人们深信不疑;他的哲学逻辑,人们深信不疑;他的哲人思维,人们深信不疑。虽然深信,是对老祖宗尊敬条件下的深信,有盲从和迷信之嫌。所以几千年来,尊崇者有之;怀疑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半信半疑者有之……。老子自己也讲“上士闻道,学而时习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其实,老子在《道德经》中已经明确地告诉了我们,“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许多学者将此称为“哲学”,不知老子以为然否,反正有人不信,在下也不相信。认为他是“科学”,是“自然科学”,是最伟大的“自然科学”,是产生哲学的基础,是“哲学之母”。

第三章《道德经》与北斗七星

《道德经》被无数的人读了两千多年,在下也读了近五十年,是一本看起来很好懂,而从来没有人全面读懂过的书;是能在书中获得很多知识,但实在不知道是什么知识的书;是像水一样我们喝一辈子,却并不知道水为何物的书;是像人生活一样,生活了一辈子仍然不知道怎么生活的书;是像爱情一样永远都在讲爱情,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书;是像幸福一样,天天讲幸福,却不知道幸福在哪里的书;……

《道德经》读起来杂乱无章,又不敢批评老祖宗,只好将他归于“神迷”,然而,老子却并不将他的“道”归于神,而是归于“玄”,而玄讲起来比神更加“神迷”。说他是科学吧,他讲人事;说他“神迷”吧,有时很具体;说他具体吧,抽象无处不在;说他“出世”吧,处处讲人事;说他讲修仙吧,他反反复复讲治国;说他对子孙后代正面教育吧,他经常正言若反。“如之何”,实在搞不懂,只好“不可说”,讲不清就不要讲吗,可他偏偏一讲就是五千言,他五千个字让后代读了两千多年也读不懂,他还讲大道至简……

五千年读不懂五千言,真是苦不堪言,老祖宗你就不能讲得明白一点吗?真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才幸福吗?你干脆讲“佛”得了,又来讲“道”干什么?“道”创造了天地,天地创造了人,多么美妙的人间,如此下去,是不是有背“道德”呢?

是老子糊涂还是我们自己糊涂。
猛然想起老子自己所居的“善地”“兜率宫”(斗 杓宫),老子在斗杓宫中“生活”,他的思维不可能不受斗杓影响,斗杓是天造地的主要力量,老子证实“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足见斗杓对老子影响之大,对老子思维影响之大。斗杓造地主要在中华大地,所以古人讲中华得天独厚。

我们的思维是“哲学”的“逻辑”思维,基本上是平面的,二维的。老子站北斗之高,他的思维是“立体”的,是多维的。北斗七星,可能导致老子七元的多维思维,七星七元的多维思维,是一个我们的脑袋不可想象的大系统(况远不止七元多维),一元多维我们现在还不甚了了,况且七元多维呢。也只有老子才有如此之胸怀,才有如此之智慧,才有如此之思维,……

作者:四川蒲善华

 

 

本文来自投稿,为作者原创,不代表之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nddy.net/3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cnddy@163.com

联系编辑:cnddyzx@163.com

QR code